Logo

这是第多少此死亡,又是多少次被复活我早已记不清了…

来这小岛已经有几个月了;也许几年?我不太清楚,无数次的死亡与复活好像有点影响我的记忆。但我清楚的是我必须要找到公主!

我不太清楚公主是否在这岛上,好吧我根本不知道公主是死是活!但这又又什么关系呢?如果没有公主,如果没有公主,那我无数次的重生又是为了什么呢?每次想到这里都有点心酸。无论如何,我只能踏遍这岛的每一寸土地,找到她,然后离开这儿…


离开避难所,我来到了那栋直插云霄的巨大城堡,听说那上面有龙。公主会在那里吗?童话里不都是说巨龙会撸走公主的吗?

Kraekan Wyrm

看来童话里果然是骗人的,这里什么也没有,除了满地的盐。


好在我遇上了“同路人”,一个盗贼。与我不同的是她是主动来到了这岛上的,为了完成什么任务?不过这都不是我应该关心的。我向她打听公主的下落,她却嘲笑我和屠龙者一样愚蠢,但她提醒我,这个岛的地下可能有你想找的答案。

Despondent Thief

我按照她的提示穿过了充满血腥味的地牢,满是死人恶臭的沼泽,我不敢想象公主会在这种地方,但我只能不断的往下走。越是深入地下,我也是感觉到这小岛的不对劲。

最终我们在一处洞穴里再次相见,她劝我和她一起逃离这里。

“你也发现了这座岛的不对劲了吧?这岛底下的力量不是你我所能企及的。”

“那我的公主怎么办?”

“引导你来到这里的真的是你的公主吗?”

“……”

我不管她,继续上路。


越是向下,我越是感觉到了那股力量的强大。我感到越来越兴奋。我这是怎么了?难道吸引我的真的是这股力量?!


地底深处,有谁会想到在这小岛的最深处会有这么一座宏伟奇异的宫殿?!这宫殿静得出奇,并且上下颠倒;我不由的想起小丑的疯言疯语:“上就是下,下就是上…”。宫殿的尽头是一扇大门。我明白,我所寻找的力量就在门的背后。

我推开门,他就静静的站在那里,穿着漆黑的铠甲,带着漆黑的面罩。

盔甲的背上擦着蜡烛,那便是他最渴求的东西:光!光代表短暂的生命,无限的光那就是永生!

The Nameless God

他举起巨剑向我走来。行吧,现在就看谁先弄死谁了…


“结束了?”,虽然战斗异常艰难,但我丝毫没有感受到斩杀“神”的快感,因为我清楚的意识到那股力量并没有消失。

我继续向前走,房间的尽头是一个稻草人和一口井。

“成为盐裔,就是成为永恒中已死的碎片。向光而生虽然短暂,却是真正的生。”

是时候做出选择了…


·End·